string(1) "0"
寻找小猫最新章节列表:15_李利著_优质出版_【苍穹悦读】

15

书名:寻找小猫 作者:李利 字数:93956 更新时间:2024-04-01


小猫直挺挺躺在冰凉的担架上,眼睛大睁,嘴唇歪咧,似有许多苦难没有诉说完。

高梅轻轻走过去,蹲下,用手轻轻抹下她的眼皮,又轻轻扯了扯她那皱巴巴的衣服,掩住了她那露出的小腹。

二毛垂着头,沙哑地说,小猫生前很爱好的,应该给她换上一身像样的衣服。

高梅点点头,是的,还应该给她擦擦身子。二毛,你去想办法打一桶热水来,我们给她擦身子。

二毛就扭头跑出病房,跑下楼,在护士站弄了一桶热水。当他回到病房时,高梅已从床头柜里找出了一件高档的乳白色旗袍和一副胸罩一条内裤。

高梅说,我们开始吧。

二毛一脸红,我们 … . ..

高梅说,是呀,你不帮忙,我一个人咋行?都啥时候了,还害羞?!

二毛无奈地点点头,在高梅的指导下,开始褪小猫的衣裤。

当小猫裸露出全身时,二毛心里一阵哀叹。

她已然一身皮包骨。胸脯干瘪如贴着两张皱巴巴的纸,腹部像毛阿婆的脸 蜡黄 且皱纹布满,而四肢则跟乡下厨房里的烧火棍似的。整个身子都枯竭 萎缩了 。

二毛心里一阵悲痛。那个同他一起吃奶的成天哭得像猫叫的女婴呢?那个屁颠颠跟着他上山放牛咿呀咿呀唱山歌的小丫头呢?那个光着脚背着书包奔跑在石板路上的女孩呢?那个丰满颀长面如桃红青春美好的少女呢?一切都过眼云烟,不复存在。他的手开始颤抖,轻轻啜泣起来。

高梅小声说,二毛,别这样。听我们老家的老人们讲,眼睛水滴到过世的人身上去了,不好。

二毛强迫自己停止啜泣,咬着牙配合着高梅,一下一下地为小猫擦洗着身子。

为小猫洗净穿好后,高梅拿床上的白布单将她全身盖住。过后,对二毛说,我们出去,想想小猫的后事。

二人走出病房,坐在走廊的长条木椅上。

高梅说,二毛,接下来,我们应该做三件事。第一,马上通知殡仪馆,将小猫送那儿停放。第二,与小猫她爷她哥联系,叫他们赶来蓉城。第三,跟我师傅打电话,让他把小猫的嫂子安顿好。我想暂不告诉她小猫的事。上午她已昏过去一回了,我怕她受不了接连的打击。

二毛想了想,说,还应该告诉汪哥、万哥、庞绚,还有三丫,他们对小猫都很关心的。

高梅说好,就逐一地打电话。刚打完最后一个电话,那位像王心刚的医生带着两 名 护士上楼来。

走到二毛和高梅跟前,医生很低沉地说,对不起,我们对毛桂兰已经尽到最大努力了!

高梅欠起身说,我们知道。谢谢!

二毛也很礼貌地站起来。

医生说,我们总务处刚才来电话,说叫死者家属去结医疗费,完清手续。我估计,毛桂兰的金融卡上至少还剩四十万元。

高梅说,最迟明天,毛桂兰的嫂子会来了结的。

医生点点头,那行。过后回头从一护士手上拿过一个信封,递给高梅,说,这是两天前病人清醒时交给我们的。估计是遗书。

高梅将信封揣进衣兜,说,她的一些遗物也要由她嫂子来清理。

医生说,那好。你们节哀吧!过后领着两个护士下了楼。

二毛好像是自言自语,这下,小猫家那几爷子会为小猫留下的四十万斗得你死我活咯!

高梅说,那不一定。现在任何事都得讲法律。如果小猫的遗嘱中有对遗产的安排,那就是法律依据,他们斗也没用。

二毛点点头,也是。

三个穿白褂子的大汉咚咚咚小跑着上楼来。一个背着消毒器,另外两个抬着冰铁担架,都一脸木然。

背消毒器的落腮胡问,死人在哪?

二毛不满地甩落腮胡一眼,你咋说话的?!

落腮胡满脸凶光,你说我该咋说?!

高梅也瞪落腮胡一眼,你讲话不妥,应该称人,或者死者。

光头瘪瘪嘴,都他妈一样!

二毛就 握紧拳头 想冲上去给光头一下。

高梅忙阻挡,冲光头指指病房说,死者在那里面,你们去吧。

三个大汉依然木着脸走向那病房。

二毛冲他们的背影骂,狗日些不叫人!

高梅说,算了,别生气。也许他们是长期跟死者打交道,变得麻木不仁了。

不一会,三个大汉从病房里出来。落腮胡走在前面,另外两个抬着小猫走在后面。他们显得急匆匆走得很快,下楼时小猫的身子在担架上晃来荡去,几度险些滚落下来。

二毛在后面厉声吼,小心点,那是你们姑奶奶!

抬人的两个大汉这下故意颠得更加厉害了。

高梅也吼,我要控告你们没职业道德!

两个大汉这才放慢了速度,平稳了许多。

将小猫放进殡车后厢,三个大汉钻进车里,殡车便飞一般飚起来。

高梅愤慨地说,不象话,这哪是灵车?!遂启动车,也飞一般飚出去,很快赶上并超过殡车,又突地放慢速度,把它压在后面。

二毛回头看了看,说,龟儿子些到底怕警察!

高梅苦笑,这些人也 太不像话了 ,一点不讲职业道德!

二毛说,你可以弄他们。

高梅笑笑,弄?咋弄?警察尤其得依理依法,不能乱来的。算了,不说他们了,还是谈正事。你们那个村长说他马上把小猫的事转告她的家人。估计她家里的人明天就会赶到。

二毛瘪瘪嘴,肯定他们没一个会来!

高梅说,不会吧?到底小猫是他们的亲人。

二毛嘁一了声,不信你等着瞧。

高梅叹道,如果那样,他们也太没人性了!

二毛说,你没听小猫她嫂子讲?他们比畜生还不如。

真是林子大了啥样的鸟都有噢!高梅苦笑地摇摇头,又说,倒是你的那些朋友很不错的,除万哥讲他在北京确实赶不回来外,都表示马上赶到殡仪馆。

二毛感叹道,比起小猫家里的人,他们心地有多好!

警车和殡车一前一后缓慢驶进殡仪馆。

当二毛办理好小猫火葬的一切手续,小胡子、三丫、庞绚、余光先后赶到。大家集聚到了休息室,因了三丫的嘤嘤哭泣,均被感染地一脸苦涩, 沉默不语 。

还是余光打破了沉寂,小猫的嫂子我已托我们招待所的女服务员照料。她精神一直不好,恐怕很难接受小猫去世这一现实。不过,这个情况又不得不告诉她,而且要及时。所以,高梅你得抓紧同她谈谈。

高梅点点头,说,师傅,还要请你跟我们后勤处联系一下,如果小猫家里的人明天赶来了,让他们住招待所,省些钱。

余光说,行,这事我去办。

庞绚问二毛,需要我帮些什么吗?

二毛想了想,摇摇头。

小胡子问,需不需要设灵堂?如果需要,我可以帮忙找地方。

二毛想了想,说,这得到时看小猫家里人的意思。我认为没这个必要,在省城,不方便,也没多少亲友能赶来。

余光说,我也同意小毛的观点。到时举行个告别仪式就行了。

嘤嘤中的三丫突然冒出一句,应该给小猫化化妆,她平常爱好。过后又抽泣开来。

庞绚坐过去,一只手揽住了三丫的肩膀, 给予 一种无声的安慰。

高梅的手机响起。她掏出并接起,边听边嗯嗯,脸却逐步变得阴沉,最终愤慨。末了,她合上手机,气愤地说,是二毛他们村长打来的。他回话说,他已转告小猫家小猫的事了,可小猫家里没一个人愿意来,她爷还说别把小猫的骨灰运回去,免得他脏班子(丢脸)。

大家都惊愕了,继而义愤填膺。

小胡子骂,龟儿啥子老汉儿?!

庞绚说,无情无义!

余光扔给小胡子一支烟,自己也燃上一支,说,既然这样,我们还应该把小猫的葬礼搞得像样些,让她最后享受一种亲情。

大家很赞同地点头。

余光说,我觉得,现在我们应该兵分两头。第一,我和小梅回招待所做小猫嫂子的安抚工作;第二,其他人做一些葬礼的安排、准备。

庞绚说,二毛,看你们在哪儿,我回电视台补一条新闻就赶去。

二毛不知所措地 看着 小胡子。

小胡子说,还是在森林家吧,方便。

于是,大家分头行动。二毛和三丫坐的是小胡子的车。出了殡仪馆,小胡子把车驶得飞快。

二毛回头对坐后排的三丫说,三丫,跟我回去吧,省城不是我们呆的地方,你看小猫。

三丫还在抹泪,点点头,又摇摇头。

二毛叹一 口 气,不再说话。

不多时,小胡子把车驶进了别墅花园。

走进万森林的别墅, 不承想 ,客厅沙发上坐着个精瘦的老头儿,一脸冰霜,两眼怒光。黄毛远远地立在楼梯旁,垂着双手,耷着眼帘,跟罪犯似的全身瑟瑟发抖。

小胡子跟二毛耳语了一声, 糟了 ,森林他爸来了!走到老头儿面前,哈着腰说,万伯,你来了?!

老头儿问,小汪,哪个是二毛?

二毛立在小胡子身后,嚅嚅地说,我,我就是二毛。

老头儿刚想再问什么,黄毛一下跨上来,挽着二毛的胳臂发嗲,二毛,你咋才回来呀?!

二毛看着黄毛,感到莫名其妙。

老头儿问,你就是二毛?那她是谁?

二毛嚅嚅道,她是万哥 ……

黄毛猛地踩了二毛一脚。

二毛发火了,你踩我干啥?!

黄毛掐了二毛一下,小声说,说我是你女朋友!

小胡子在一旁呵呵笑,你看你们两个,才离开多久?见了面又闹!又回头对万有财说,万伯,她叫豆豆,是二毛的女朋友。

二毛感到惊讶地张大嘴。三丫也惊讶地瞪大眼。

老头儿问,二毛,她是你女朋友?

二毛刚想回答不是,却看见小胡子直冲他眨眼睛。他才嚅嚅道,是 …… 是我女朋友。

老头儿就露出了笑脸,哦,是这样!我还以为我家森林又拈花惹草了哩。

大家这才轻松地坐到了沙发上。黄毛紧挨着二毛,显得很亲热地将头倚在他的肩膀上。二毛感到全身不自在,却不敢言语。

老头儿说,二毛,一看你这打头(样子),就像英雄。嘿嘿。

二毛不好意思地笑笑,万伯,你过奖了。

老头儿说,听我家森林讲,你在寻找一个叫小猫的老乡。找到没?

二毛的脸暗下来,找到了。可是 …… 她死了!

喔?!老头儿张着缺了两颗门牙的嘴,咋死的?

二毛嚅嚅着说不出来。

小胡子说,癌症。

啧啧,现在污染厉害,狗日的啥病都有!老头儿直是摇头叹气。

这时,小胡子腰间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接听,哦哦地直点头。完了,他对二毛说,庞绚叫我们去“辣翻天火锅城”。

二毛摇摇头,这个时候,哪有心情吃火锅?!

小胡子说,去吧,她讲我们边吃边商量小猫的丧事。

二毛想了想,点头表示同意。

小胡子对老头儿说,万伯,跟我们一起去吧。

老头儿摆摆手,算了,你们年轻人去吧,那东西我不喜欢。

二毛等四人起身出了楼,黄毛仍显得很亲热地挽着二毛的胳膊,弄得二毛欲摆脱不能,心里发紧。

小胡子说,豆豆,别老拽着人家二毛。都走出屋子了,老爷子看不见了,还演啥戏?

黄毛抽回手嘻嘻一笑,森林他爸像只老虎!

小胡子说,是一只老掉了牙的老虎。

黄毛和小胡子哈哈大笑。三丫感到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们一眼。

二毛想笑,但终归没能笑出来。他心里惦记着小猫的丧事。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