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ng(1) "0"
一条虫子最新章节列表:一条虫子_稻花村著_小说作品_【苍穹悦读】

一条虫子

书名:一条虫子 作者:稻花村 字数:20496 更新时间:1970-01-01

  他开始一点都没有意识到。急三火四地出了门,出门之前他还在手机里跟小曲说了句:“一会儿见!”

  空姐从机舱的尾部走过来,好看的嘴巴里机械地说着同样的话。

  “请把小桌板归回原位,手机和移动通的讯装置请保持关机状态……”

  他赶紧伸手去衣兜里找手机。他是一个比较自律的男人。不随地吐痰,不闯红灯,也不抢座占座。在飞机上他从不偷着开手机。不像娟第一次坐飞机的时候,偷着开手机拍照。

  娟是他的爱人。长相一般,却温柔贤惠。这两年他的父母有病,娟在老家照顾老人。两个人一直过的是双城生活。不过两个城市之间开通了高铁,一个半小时就能够到达,也方便快捷了。有时候娟从老家那座小城赶过来,忙着收拾家务。把厨房卫生间收拾得一尘不染,做好可口的饭菜等着他下班。

  他下班就有了美食。吃饱喝足,他还可以随便亲热。“随便”这俩字很有深意,主要讲的是亲热的有关细节和内容。娟每次来亲热是主要议题。亲热完的娟面色红润。娟叹口气说:“这一下能顶半个月了。”

  听空姐说关机,他翻遍了所有的衣兜,没有找到手机。他又起身在行李架上拽出电脑包。电脑在,手机不在。

  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了:手机忘记带了!

  他下意识地看看要起飞的飞机,回去取?开玩笑,飞机不等人。机场离家八十里地,怎么取?他颓然地坐下来。

  他一直在努力安慰自己,没带就没带吧,没带手机看看能怎么样。现代人对手机的依赖性太强了,不带手机可以回归自我。就不信,不带一次手机能死啊。

  尽管这样,他还是隐隐感觉到了不妙的感觉。有一条不知道名字的虫子慢慢地从他的身体里爬出来,鼓噪得他不得劲。

  他想,不带手机真是一个重大失误,下不为例。

  每次上了飞机,他都习惯性地睡一小会儿,喝上一杯热茶,然后飞机就安全着陆了。这次不行,他睡不实。眼睛闭上也没有睡意。

  他首先琢磨三个小时以后飞机着陆,怎么跟接机的小曲联系。以往都是这样,飞机准点降落。飞机还在跑道上滑行,空姐劝说大家先不要开机,不要解开安全带,我们的飞机还在滑行。

  爱滑不滑,几乎所有的乘客都会选择开机。

  然后不出一分钟,他的手机就会响起来。肯定是对方接机人员的声音,告诉他在到达厅的出口有人在等。一般情况下,都有专门的接机人员。有时候是三四个人,有时候是两个人,一个司机的时候特别少。

  今天接机的是小曲。小曲是一个好看的女孩。这次活动的接待工作主要是小曲负责。所以小曲在半月之前就加了他微信好友。小曲这女孩很健谈,一来二去就跟他熟悉了。他看了小曲的微信内容,小曲是一个怎么吃都不胖的女孩。小曲喜欢美食,喜欢看书,喜欢晒自己噘着嘴的照片,但这并不说明小曲就消瘦如骨。小曲的身材凸凹有致,胸前双峰耸立,能引发男人无限联想那种。他想到小曲的时候还是会心地笑一下。小曲长得漂亮,普通话却带有浓重的南方音,听着别有韵味。

  他想了好久也没有想起自己这次要住的酒店名字。他是一个路盲,有时候朋友喊去吃饭,他死活找不到酒店在哪。费了很大的劲,到了酒店以后才恍然大悟,这酒店这包房都已经来过三五次了。本来主办方从微信上发酒店的详细名字和地址给他的,他没看,或者看了一眼也忘记了。因为这种活动通常都是主办方接机,他懒得看得仔细。

  他一直担心着,小曲一会儿打电话的时候一定很着急。你想想一个女孩拿着电话打不通时候的无助和绝望,那该有多么叫人心疼啊。

  他的思绪就像长了翅膀一样,嗖嗖地飞啊飞。他想,最近的航班总是出事,自己真要是出事了,这飞机“啪嗒”一下落下去,那肯定是机毁人亡。他能够想像得到娟会哭个死去活来。那小曲呢,小曲会不会偶尔想自己那么一小下?

  他越想越是为小曲担忧。不过,这次航班很安全准时落地了。他把一线希望都寄托在出机口。找小曲,找不到小曲可能这次出行要遇到麻烦。

  下了飞机,取了行李,他在出口处有些发愣。小曲没有从人群中大声呼喊着冲出来。还有,这是个大城市,机场也足够大。凭经验,他知道乱跑就更麻烦了,只能就地等着小曲。

  小曲很快就出现了,她嘴里一直说着对不起。小曲果然给他打了几次电话。当然几次电话都没有接通。小曲以为航班晚点了,小曲经常干这种接机的工作。对于航班延误的事情早已经见怪不怪。小曲这几天有点难言之隐,大姨妈来了以后不知道为什么不走。大姨妈不走小曲就很麻烦,所以小曲发现给他打电话打不通的时候就忙里偷闲去卫生间换了一次卫生巾。

  坐在商务车上他在心里笑自己有些太过敏感了。不就是没带手机吗,事情远没有自己想像得那样糟糕。小曲是个开朗的女孩,别看大姨妈在身体里捣乱,但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热情。小曲不厌其烦地给他介绍这座城市的历史,正史野史艳史都说得有鼻子有眼。听着小曲好听的声音,他就开心地笑起来。

  他在第一时间把手机忘在家里的事情说了。他还绅士地跟小曲道歉。小曲咯咯笑,觉得他挺高大的,跟别的男人不一样。小曲说,还是搞艺术的男人有魅力。他嘴上谦虚,心里却很受用。他就说,现在的手机真是不得了。人离不开,太耽误事。网上有两张图片,一张是一个长辫子的中国人躺在床上吸食鸦片。一张是一个现代人卧在床上看手机。手机就相当于现代人的精神鸦片,我们要学会利用手机,不能被手机所控制。如果那样,真是一个时代的悲哀啊。

  他的话赢得了小曲的赞赏。连开车的司机师傅都被感染了。司机师傅边开车边讲了一个跟手机有关的故事。他特别强调这故事是真的。大意是手机怎么耽误人们生活和工作的。他装作很认真地听了,而且还在小曲和司机师傅笑的时候跟着笑了。司机师傅的普通话比小曲还要差,叽哩嘟噜地根本听不出具体内容。

  小曲更加佩服他的行为,把他没带手机的事情上升到了一个高度。这个时候,司机师傅说,宾馆到了。

  他想了一下一路上在车上说的话,偷偷地脸红一下。他内心其实最想的是要是手机没忘家里该有多好。那现在就可以拍一段视频发在微信上了。

  在房间里淋浴的时候,固定电话响了。主办方安排的酒店很高级,在房间里布置了很多电话。卫生间也有,就怕你在洗澡的时候不方便接。他从淋浴的水流里躲出来,满头是洗发膏的沫沫,他还是接听了电话。电话里是小曲甜甜的南方普通话。

  小曲说:“半个小时以后餐厅见,二楼,清雅厅。”

  他跟小曲共进晚餐,心情挺好。被美好的氛围感染,他们还破例喝了一点红酒。吃饭的间隙,他在小曲的启发下谈了很多对艺术的理解和见解。他很善谈,很多论点新颖,论据风趣幽默。这叫小曲开心得不行,小曲全然忘了大姨妈不走的烦恼,几次被他幽默的谈吐逗笑。

  躺在床上的时候,他习惯性地去摸手机。这个时候,忘带手机的困惑再次袭来。那条不知道名字的虫子搅得他随身带的书看不下去,打开电脑也写不出一个字来。宾馆床头提示的wifi密码对他来说毫无意义。他开始想起一件事情来,每次出差到一个地方,睡觉之前是要跟娟道个平安的。

  想到这里他马上精神起来。怎么办呢,娟看不到他平安的消息,这一晚上是不能睡了。他看到宾馆的固定电话,他想给娟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可是,他竟然想不起来娟的电话号码。

  他只知道娟的电话前三个数是151,后面的数字瞪眼想不起来了。他没背过谁的电话号码,手机上都是存着这些号码的主人名字。几百上千个人名,都是一串一串的数字组合。他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些号码需要自己记下来。他觉得那没有必要,不用耗费脑细胞干这些无聊的事情。

  看来,有些无聊的事情有时候也是需要做的。比如记住别人的电话号码。最起码要记住自己亲人的电话号码,关键时刻还是用得上的。

  忘记了娟的电话号码,电话就打不过去。刚才吃饭的时候小曲特意问他,明天讲课是不是要用课件。他点头说课件做好了,小曲说明天早上她会早一点到会议室,把这个工作提前做好。小曲是一个心细的姑娘,她说以前出现过这样的疏漏,嘉宾的电脑连接不上现场的大屏幕,有的不兼容,反正出现过很多这样的事情,弄得现场一团糟糕。

  他想到这里就打开电脑去检查电脑上的课件。可是,他发现带来的笔记本电脑上根本没有他要的课件。他的头顿时大了。他想起来,这个课件是昨天在单位电脑上做的,做完以后发到了自己的手机。到家忘记转到笔记本电脑上。他以为既然存在了手机上,到宾馆再转也不迟。

  他的头上冒汗了。没有课件这课怎么讲啊。这该死的手机,怎么能够忘到家里呢。他的脑子快速地在想怎么办。给娟打电话叫她坐着高铁赶紧回家,明天早上最早一趟高铁是六点二十,八点之前娟是能够到家的。到家以后赶紧从手机上把课件发给……对发给小曲。这样就不耽误事情了。想到这里的时候,他又沮丧起来了。因为他还是没想起来自己妻子的手机号码。别说自己妻子的手机号码,就是自己的手机号码,他默想了一遍还感觉有点拿不准呢。

  这种可能被否定,他再次想该怎么办。办公室电脑上是有这个课件的,喊同事早点去单位打开电脑把课件发过来。这个主意不错,可是办公室里三个人,叫谁比较合适呢。他在脑子里快速地分析这个任务应该交给谁来完成。

  大韩肯定不行。这小子心术不正,叫他开自己的电脑,他不仅仅是发课件的问题。以他对大韩的了解,大韩一定会顺便把自己电脑查个底朝天的。他的电脑里在D盘有个图片的文件夹。那里面都是图片,别的倒不怕别人看,就是他和小秦和大美的合影不少。合影也没有暧昧的,有的还是两个家庭聚会的合影。但是他知道大韩的脾气,大韩这人五大三粗,但是心眼小得像针鼻。这些家庭聚会的照片要是被大韩看到,那还了得。一个办公室四个人,三个人处得铁。每次聚会和旅游都没有大韩,大韩心里肯定不舒服,那以后的关系就不好处了。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大美说大韩对她有图谋。有一次集体春游合影的时候,大韩的手有意地触碰过她胸部的最高点。大美说她当时身子酥一下,觉得大韩肯定是故意地撩拨她,没安好心。这话是大美、小秦和他一起撸串的时候说的。当时小秦和他笑得不行。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那大韩看到他和大美的合影,一定会恼羞成怒。大韩这个人内心阴险,原来在图书馆工作的时候,跟馆长不对付。据说他经常拿热水给馆长浇花。宁可得罪君子,也不能得罪小人。大韩就是他心里的小人,叫大韩办这件事没准就会得罪他。

  嗨,大美更不行,大美生二胎呢。大美很坚强,说生二胎还是自然生产好。大美第一胎就是顺生,没费啥劲。大美说自然生产的孩子健康。有第一回生孩子的先进经验,第二次啥事没有,一定会一路平安。谁知道,事情也邪门了。大美闹了三天三夜,那孩子就是生不下来。大美开始还很有风度,咬牙挺着,坚持要自然生产。后来疼得遭不起罪了,还是剖腹产生的。大美现在伤了元气,一边坐月子一边静养呢。

  大美不上班,只能找小秦。

  小秦是合适人选。单位有什么事情,俩人互通有无。别看小秦年龄小,跟他是一年进的单位。那时候小秦还是姑娘呢,有一回哭着找他帮忙。小秦遇人不淑,肚子里怀了孩子,想做掉,可是这方面的业务不熟悉,找他来帮忙。他就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带着小秦去医院做过一次人流。

  小秦这次人流做完以后,就私下认了他为哥哥。俩人的兄妹感情日渐牢固起来,小秦后来很多事情就不瞒着这个哥哥了。小秦说他人品好,已经脱离了低级趣味。他内心很纠结,他知道小秦这丫头把他捧上了高高的人类道德高峰,想动点坏想法都动不了。

  可是,小秦的手机号码也是记不住的。怎么联系小秦呢?

  他冲了一杯咖啡,没加糖。苦苦涩涩地喝下去。他想,别慌,遇到事情一定要冷静下来,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

  他开始在笔记本的文件夹里搜索文件。有关小秦的,他都调出来查看。果然,他兴奋起来。他看到了小秦的几个文档。其中一个是一篇论文。

  小秦一直为职称的事情着急。小秦的职称还是中级,这些年一直想要晋副高。可是小秦的水平和资历都不够。比如说论文发表,那是硬件。有规定说必须要在核心期刊发表。小秦自己不会写,就求他帮忙。他有个哥们专门代写论文啥的。他的路子广,懂这里面的事情。因为论文作假的多,就有检索真假的软件。你的论文往里一放,跟做彩超似的,“咔咔”给你检查出病来。你抄可以,但是你抄的文字量多于百分之多少那是有底线的。他的哥们明白这个,所以代写论文的生意就做得好。

  这哥们一篇论文收费一千二,哥们问他,跟小秦是啥关系。他就赶紧解释说是妹妹。这论文写完收了八百块钱的费用,算是折扣很大了。小秦感激万分,但是论文要发表在核心期刊还是问题。小秦算了一笔账,国内的核心期刊发表一篇好几万。小秦觉得这么弄意义不大,所以发表不发表举棋不定。

  这论文也就隐藏在了他的笔记本电脑上。每篇文章的后面都是留作者的联系方式的。一般包括通讯地址和邮政编码,还有就是手机号码。对,他兴奋地在这篇论文后面找到了小秦的手机号码。

  他用宾馆的固定电话拨打小秦的手机号码时,手都激动得哆嗦。很多问题这下要迎刃而解了。

  小秦开始不接,他的心又提了起来。

  第三次打电话的时候,小秦终于接了。他在心里说谢天谢地。小秦说,哥,你等会儿,我辅导孩子做作业呢。他说,小秦,孩子作业等会再辅导。我在外地呢,我有个急事求你帮忙。小秦果然严肃起来。哥,咋了,被人家堵床上了吧?他说,滚。正事。

  小秦说,三七二十一,三七二十一,我说八遍了,你凭啥写个二十七?你榆木疙瘩脑袋不开窍啊?他听得先是一愣,很快就猜到小秦是在管教孩子。小秦说,哥,你说。孩子乘法口诀老是记不住,笨得灵透。

  他赶紧说,小秦,我手机忘家里了。明天早上你早点去单位,打开我电脑。密码你知道,你把我桌面上的课件给我传过来。我告诉你小曲的微信号,就是她手机号码……

  事情总算办妥了,他常舒了一口气。

  快要睡的时候,固定电话响了,是小曲打来的。还是核对课件的事情。他就从容地说了情况,叫她通过同事小秦的微信好友申请,明天早上麻烦收一下。小曲愉快地答应了,小曲要走了小秦的手机号码,她先主动申请小秦通过她微信好友。小曲还说特意为他备了水果,一会儿服务员就送过来。果然,电话还没撂下,门铃响了。

  吃着水果的时候,固定电话又响了。这次不是小曲,是娟。

  小秦真像是他的亲妹妹一样,想得也周到。放下他的电话,把孩子的作业本给撕了。小秦哭着在微信里面找娟。小秦管娟叫嫂子,一顿诉苦,说这孩子不知道随谁,玩啥玩不够,吃啥啥不剩,一学习就狗屁不是闹笑话。三七怎么就能二十七呢?孩子她爹跟后爹似的,也不管孩子学习。我在这教育孩子,他还在边上看热闹。插嘴说三七在算错的情况下等于二十七。嫂子你说,哪有这样的爹。

  娟在微信里一顿劝,小秦末了擦干眼泪,捡起作业本拿胶水粘。小秦说,嫂子,就你好命。我哥惦记着你,孩子也省心。对了,我哥叫我转告你,手机忘家里了,这是他宾馆的电话……

  娟就按照小秦提供的宾馆电话打了过来。他很高兴,娟也高兴。两口子半月不见了,本来今天是娟要来见面的日子。因为这次活动,见面的时间延期。娟说,你啥时候回来?他看看小曲给他的纸版会议日程安排表,说二十七号,就是后天。娟说,我查查,正好是周五,那我过去。

  过去的意思他懂。

  他其实不反感娟,虽然亲热的时候没太多的激情,但是也不是感觉不好。是啊,结婚十多年了,两个人能够这样已经不错了。他的同学多,十五年前,他和娟结婚。同学们都是成双结对来祝贺。大家玩得很嗨。十五年以后,那些同学再聚会,他竟然发现那十几对基本都分崩离析了。就有一对没离婚的,喝醉的时候说了实话,才发现他们是离婚没离家,主要是因为孩子学习的情况。他们约定等孩子毕业,就正式分开。

  那次聚会回来娟就哭了。娟哭得很伤心,娟想不明白怎么就好好的日子不过闹离婚呢。原来的条件不好能够在一起花好月圆。现在都事业有成了,却劳燕分飞。他就安慰娟分析现在的婚姻状况。他旁征博引,说一个时代如果物质匮乏,那人们的道德要求就相对来说高。你看我们父辈那个时代的男女,他们婚前是没有同居的。但是一个时代要是富裕的时候,那人们的伦理道德要求就相对低了。过去未婚先孕,一个家族都跟着丢脸。现在不同了,奉子成婚是时尚了。

  娟听得频频点头。

  娟是个好女人,他躺在宾馆的床上想。

  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又愣了一下。

  他想起一件事,娟说二十七号回去。娟没说几点钟回去,他在想要是娟在他之前回到家,拿到手机的话,会不会出现问题?

  他激灵一下坐起来。

  他想起来了,上周甜甜给他发过照片。他忘记删了。还有,甜甜和他的对话在微信里面没有清空!

  他的心跳开始加速起来。他想像了无数个可能,但是每个可能发生的场景开头都是娟打开房门,第一件事情就去看他忘在家里的手机。那手机有密码,密码是娟的生日。

  他的汗冒了出来。这个黑夜显得更加漫长和难熬。怎么办,娟要是看了甜甜发给自己的图片,那一定会崩溃。他后悔自己再次跟甜甜说了那么多。甜甜是一个善良的女人,以前也喜欢写诗歌。在一次笔会上和他认识的,认识以后就多了来往。那时候他还没跟娟结婚。

  分开以后很多年都失去了联系。后来有了手机,手机又变成了智能的。于是,他的手机里各种名目的QQ群啊,微信群啊就多了起来。在一个文学社群里他和甜甜又遇到了。甜甜现在离异,有个孩子在读高中。前段他们来往就是甜甜在跟他咨询孩子考艺术院校的事情。

  他帮了甜甜大忙,两个人就在深夜聊了起来。

  聊着聊着,他们就说起了过去。假如当初没有分手,两个人组建家庭,现在会是什么样子。甜甜说你一点都没变化,还是那样帅气,还是那样善良。他就问了一句,你变化了吗?甜甜说,身体没咋变,心变硬了。他说不信。甜甜就发来了一张衣着很露的图片给他。他咽了口吐沫,看左右没人,就无赖说衣服太多,看不清楚。没有想到的是甜甜如此大方……

  他一晚上都在琢磨这件事情。他觉得按照娟的性格,不离婚这次也得扒层皮。娟现在特别敏感,周围的亲戚朋友都在提醒娟,说他如今发达了,在某个领域成了专家,成了权威。全国各地很多地方都邀请他去讲课,身边众星捧月般聚集了无数美女。男人嘛,这样就容易学坏。娟之所以半月就跑来看他,那是娟一次一次在收获自信。她没有发现他任何风吹草动,她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如果娟看到甜甜那些非常节省衣服的图片,娟一定会崩溃。他也感觉自己这样做对不起娟,说实话他心里是后悔了。虽然初恋的时候跟甜甜亲热过,但那时候还不认识娟。现在不同了,娟这么爱自己,自己不该再去翻阅过去的课文。

  快要亮天的时候,他才眯了一会儿。宾馆叫早的电话声音刺耳地响起来。他吓得一激灵。看看时间,赶紧起床洗漱,头有点晕晕的。他匆忙吃了口早餐。喝了两大杯咖啡,这才感觉略好。讲座安排在上午九点半,还有充分的时间调整状态。

  他用宾馆的固定电话先是打给了小秦。小秦说你放心吧,办妥了。果然小曲打进来电话,告诉他课件没有问题。叫他九点半下来就成。会议室在五楼,小曲会在门口等。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娟打了电话。说了二十七号回家的事。娟在电话里没有察觉到他的不对。娟在外面推着轮椅,轮椅上是他瘫痪的老妈。娟说,我一定回去,你放心吗。那天我叫大姑照顾咱妈。

  他放下电话觉得这电话打得画蛇添足了。他转念一想,或许事情还有转机呢。还是弄好眼下的讲座吧。

  上午的讲座很成功。都是熟悉的课件,角度新颖,他的讲解又幽默风趣。现场掌声不断。他讲完不少学员过来合影留念,还有要他手机号码和加微信的。小曲替他挡了驾。小曲说我们的老师非常有个性,平时都不怎么会用手机。所以这次出门他把手机忘到了家里。小曲还发挥下去继续说,当年爱因斯坦把手表都当鸡蛋煮了。一个在某个学术领域有造诣的大师都是这样丢三落四。小曲还说,现在加老师微信也不能通过,不如这样,等老师回家的时候,把手机和微信号发给我,在经过老师同意的情况下,咱们在学员群里发布。

  重中之重就是这一上午的讲座,在两杯咖啡的作用下,他坚持了下来。接下来是一场学术研讨,有发言,但是压力骤减。因为与会的嘉宾不少,发言的也多。你说什么,他说什么,在这样的论坛上都不重要。因为没人认真听别人说什么,就是把自己想的说出去,别人爱听不听。主办方觉得嘉宾都说得很痛快,然后又很和谐没打起来。管你说什么观点都不重要,他们特别标明了嘉宾观点与本论坛无关。如此分析,那无数的论坛就变成了一个空空的坛子而已。

  他瞅着这句话就憋不住笑了。你邀请的嘉宾来参加论坛,然后你怕出什么事情,声明嘉宾说什么跟你无关。怎么可能无关呢,人是你请来的。他是一个较真的人,想着想着竟然忘记了手机忘在家里的事。

  接下来的活动和考察参观,他的心情又开始不好起来。原因是两大巴车的嘉宾都在拿着手机,上车的时候他们低头看自己手机,不认识的互相在扫微信加好友,吃饭的时候还面对面建群,到了参观的景点大家都拿出手机拍照……

  他倒不是感觉到了冷落。这次会议,他不是一号人物,但至少是一线人物。焦点自然少不了。还有小曲姑娘的照顾简直无微不至,这叫他感觉到了别样的温暖。不过,他心里实在是牵挂忘在家里的那个手机。没有手机在身边,他就感觉心里多了条虫子在拱,莫名地瘙痒,叫他深感不安。

  有时候他在胡思乱想。他想为什么手机软件里面不能设置一种引爆装置,在被敌人包围,要落到敌人手里的时候,就及时引爆,手机爆炸,炸得七零八落啥也不剩,顺带还能够消灭几个敌人,那该有多好啊。他想完又给否决了,这样肯定不行,万一日常生活里误爆呢。

  他又想起那个代写论文的哥们。这哥们简直就是胸无大志,为什么不研究研究远程遥控删掉手机里不宜被人看到的东西。他甚至觉得这没有什么难度啊,对于那些头脑聪明的人来说,这不是很难攻关的科研课题。可惜的是现在训那个哥们也来不及了。

  最后那天,他身体开始不舒服。小曲很关心,带来医生给检查。医生检查一下说没事,开了药叫他静养。他说这两天有点累,休息一下就好了。晚上娟把电话打进来,听出了他的不对。一问说感冒了,娟心疼得不行。娟说,大姑二十七号那天有事,她得稍晚点才能到家。娟还说,他先到家以后就休息,不用做饭。娟从家里包了饺子带过去。

  他挂了娟的电话,身体感觉好了很多。

  然后是小秦把电话打了进来。小秦低声说,哥,你什么情况?我才琢磨过味来,你是不是有事?他抢白小秦一句,你以为我是你呢,总有事。

  小秦嘻嘻笑了,说,这几天辅导孩子,结果孩子没辅导好,自己的月经都被气得不调了。小秦说,哥,你那天打电话要我发课件,你这标准的放屁挪桌子——遮羞。

  他不高兴了,说,没事我挂了。

  小秦说,我为你着想,你还不乐意了。你说,是不是手机里有事?他反问,我能有什么事?小秦说,你总偷着看手机,我都观察到了。大韩说,你手机里有女人光屁股的照片……

  他好说歹说,才算把小秦对付过去。

  晚上又开始睡不着了。他脑子里一直在琢磨,大韩是怎么知道他手机里内容的。小秦肯定是向着自己的,那大韩图谋不轨的意图就是真的。他接下来半宿都是在琢磨大韩的事。

  早餐之前,小曲敲门进来了。小曲手里捧着三本他写的书。小曲要他的亲笔签名。他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认真地写了几句话勉励小曲。小曲表示了感谢,还自我检讨这几天接待照顾不周。小曲的谦逊叫他很是感动。小曲最后站起来要求拥抱一下他,这叫他很是意外。

  于是,两个人就在房间里拥抱了。他宽厚的身体几乎把小曲整个小巧别致的身子给包裹起来了。小曲感受到了温暖和有力,他也感觉到了小曲的双乳在他胸前的挤压,他甚至感觉到了那种钝痛。他为自己想出钝痛这个词语感到骄傲,就是,一个女孩坚挺的双乳紧紧贴着你肉要扎进去的感觉,那就是一种钝痛。

  小曲很快就分开了身子。小曲说,八点一刻的车,我在门口的车里等你去机场。

  上飞机的时候,他一直在祈祷千万航班别误点。起飞的瞬间,他突然想起来,对于这座呆了三天的城市,他竟然一无所知。他的脑子里几乎都是那个忘在家里的手机。不,是那条可气的虫子一直在他的脑子里作祟。

  他在飞机上又开始天马行空胡思乱想一通。飞机着陆的时候,他迫不及待地要下飞机。可是前面的乘客都堵在那,飞机就是这样,谁着急也没用,都得按着顺序来。这次没有坐机场大巴,他自己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家。虽然娟说了今天晚点过来,可是他还是想迫不及待地见到自己忘记带的手机。这三天时间里,他感觉到了没有手机的心神不安。

  出租车司机是一个话痨。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嗯嗯几声。出租车司机变本加厉,提出他要在车里吸烟。他忍了,说随便。出租车司机问他抽吗?他说不会。出租车司机嘀咕说,一个男的哪能不抽烟呢?

  他彻底爆发了,他说你给我停车。我要举报你。

  出租车司机懵了,说我不抽了行吗?他说,不是抽烟的事,我就是男的,我凭啥不能不抽烟?

  后来出租车司机消停了。他到了小区门口,出租车司机一直沉着脸,看他拿下了拉杆箱。出租车司机骂:你个傻逼。他回骂:你个傻逼。

  两个人各自骂着忙自己的事去了。

  噔噔地跑上楼,开门,他直奔客厅的沙发。是的,手机就放在那!

  他如获至宝一样把手机紧紧攥在手里,像摁住了一条淘气逃跑的虫子。还好,上面还有一格电。这格电还维系着这条虫子没死。这个品牌的手机确实不错,三天时间竟然还没有断电饿死。他快速拿出充电器,给手机续电。手机有了外接电源,马上精神起来。

  他开始打开页面,手机一响,是小曲发来的语音:“您到家了吧?希望这次出行能成为您难忘的回忆,您还能够记得我这个朋友。”

  他被感动了。他犹豫一下,摁住微信语音回复一句:“非常难忘。”

  他不敢耽误,赶紧找到微信聊天记录,打开看到跟甜甜的对话和图片,然后一键清空了记录。怕不把握,他还到图片库和回收站分别检查了一遍。

  他身体的不适不见了。他开始收拾房间,洗澡,换了干净的内衣。还做了可口的饭菜。等门铃响的时候,娟看到屋子里的这一切,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娟拎着饭盒,饭盒里的饺子还热乎着。

  娟试探着问他,是先那个还是先这个。他明白娟说的这个是吃饺子,那个他心里更明白是什么意思。

  他点头同意先那个。

  他和娟就那个起来。

  娟说,打电话你不接的时候,急死我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的时候,眼角竟然流出了一滴眼泪。

  他像做错事情的孩子一样:“我以后再也不忘带手机了。”

  娟嘴巴里含糊不清地嗯嗯咿咿起来,娟像一条不老实的虫子扭来扭去。他开始一点都没有意识到。急三火四地出了门,出门之前他还在手机里跟小曲说了句:“一会儿见!”

  空姐从机舱的尾部走过来,好看的嘴巴里机械地说着同样的话。

  “请把小桌板归回原位,手机和移动通的讯装置请保持关机状态……”

  他赶紧伸手去衣兜里找手机。他是一个比较自律的男人。不随地吐痰,不闯红灯,也不抢座占座。在飞机上他从不偷着开手机。不像娟第一次坐飞机的时候,偷着开手机拍照。

  娟是他的爱人。长相一般,却温柔贤惠。这两年他的父母有病,娟在老家照顾老人。两个人一直过的是双城生活。不过两个城市之间开通了高铁,一个半小时就能够到达,也方便快捷了。有时候娟从老家那座小城赶过来,忙着收拾家务。把厨房卫生间收拾得一尘不染,做好可口的饭菜等着他下班。

  他下班就有了美食。吃饱喝足,他还可以随便亲热。“随便”这俩字很有深意,主要讲的是亲热的有关细节和内容。娟每次来亲热是主要议题。亲热完的娟面色红润。娟叹口气说:“这一下能顶半个月了。”

  听空姐说关机,他翻遍了所有的衣兜,没有找到手机。他又起身在行李架上拽出电脑包。电脑在,手机不在。

  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了:手机忘记带了!

  他下意识地看看要起飞的飞机,回去取?开玩笑,飞机不等人。机场离家八十里地,怎么取?他颓然地坐下来。

  他一直在努力安慰自己,没带就没带吧,没带手机看看能怎么样。现代人对手机的依赖性太强了,不带手机可以回归自我。就不信,不带一次手机能死啊。

  尽管这样,他还是隐隐感觉到了不妙的感觉。有一条不知道名字的虫子慢慢地从他的身体里爬出来,鼓噪得他不得劲。

  他想,不带手机真是一个重大失误,下不为例。

  每次上了飞机,他都习惯性地睡一小会儿,喝上一杯热茶,然后飞机就安全着陆了。这次不行,他睡不实。眼睛闭上也没有睡意。

  他首先琢磨三个小时以后飞机着陆,怎么跟接机的小曲联系。以往都是这样,飞机准点降落。飞机还在跑道上滑行,空姐劝说大家先不要开机,不要解开安全带,我们的飞机还在滑行。

  爱滑不滑,几乎所有的乘客都会选择开机。

  然后不出一分钟,他的手机就会响起来。肯定是对方接机人员的声音,告诉他在到达厅的出口有人在等。一般情况下,都有专门的接机人员。有时候是三四个人,有时候是两个人,一个司机的时候特别少。

  今天接机的是小曲。小曲是一个好看的女孩。这次活动的接待工作主要是小曲负责。所以小曲在半月之前就加了他微信好友。小曲这女孩很健谈,一来二去就跟他熟悉了。他看了小曲的微信内容,小曲是一个怎么吃都不胖的女孩。小曲喜欢美食,喜欢看书,喜欢晒自己噘着嘴的照片,但这并不说明小曲就消瘦如骨。小曲的身材凸凹有致,胸前双峰耸立,能引发男人无限联想那种。他想到小曲的时候还是会心地笑一下。小曲长得漂亮,普通话却带有浓重的南方音,听着别有韵味。

  他想了好久也没有想起自己这次要住的酒店名字。他是一个路盲,有时候朋友喊去吃饭,他死活找不到酒店在哪。费了很大的劲,到了酒店以后才恍然大悟,这酒店这包房都已经来过三五次了。本来主办方从微信上发酒店的详细名字和地址给他的,他没看,或者看了一眼也忘记了。因为这种活动通常都是主办方接机,他懒得看得仔细。

  他一直担心着,小曲一会儿打电话的时候一定很着急。你想想一个女孩拿着电话打不通时候的无助和绝望,那该有多么叫人心疼啊。

  他的思绪就像长了翅膀一样,嗖嗖地飞啊飞。他想,最近的航班总是出事,自己真要是出事了,这飞机“啪嗒”一下落下去,那肯定是机毁人亡。他能够想像得到娟会哭个死去活来。那小曲呢,小曲会不会偶尔想自己那么一小下?

  他越想越是为小曲担忧。不过,这次航班很安全准时落地了。他把一线希望都寄托在出机口。找小曲,找不到小曲可能这次出行要遇到麻烦。

  下了飞机,取了行李,他在出口处有些发愣。小曲没有从人群中大声呼喊着冲出来。还有,这是个大城市,机场也足够大。凭经验,他知道乱跑就更麻烦了,只能就地等着小曲。

  小曲很快就出现了,她嘴里一直说着对不起。小曲果然给他打了几次电话。当然几次电话都没有接通。小曲以为航班晚点了,小曲经常干这种接机的工作。对于航班延误的事情早已经见怪不怪。小曲这几天有点难言之隐,大姨妈来了以后不知道为什么不走。大姨妈不走小曲就很麻烦,所以小曲发现给他打电话打不通的时候就忙里偷闲去卫生间换了一次卫生巾。

  坐在商务车上他在心里笑自己有些太过敏感了。不就是没带手机吗,事情远没有自己想像得那样糟糕。小曲是个开朗的女孩,别看大姨妈在身体里捣乱,但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热情。小曲不厌其烦地给他介绍这座城市的历史,正史野史艳史都说得有鼻子有眼。听着小曲好听的声音,他就开心地笑起来。

  他在第一时间把手机忘在家里的事情说了。他还绅士地跟小曲道歉。小曲咯咯笑,觉得他挺高大的,跟别的男人不一样。小曲说,还是搞艺术的男人有魅力。他嘴上谦虚,心里却很受用。他就说,现在的手机真是不得了。人离不开,太耽误事。网上有两张图片,一张是一个长辫子的中国人躺在床上吸食鸦片。一张是一个现代人卧在床上看手机。手机就相当于现代人的精神鸦片,我们要学会利用手机,不能被手机所控制。如果那样,真是一个时代的悲哀啊。

  他的话赢得了小曲的赞赏。连开车的司机师傅都被感染了。司机师傅边开车边讲了一个跟手机有关的故事。他特别强调这故事是真的。大意是手机怎么耽误人们生活和工作的。他装作很认真地听了,而且还在小曲和司机师傅笑的时候跟着笑了。司机师傅的普通话比小曲还要差,叽哩嘟噜地根本听不出具体内容。

  小曲更加佩服他的行为,把他没带手机的事情上升到了一个高度。这个时候,司机师傅说,宾馆到了。

  他想了一下一路上在车上说的话,偷偷地脸红一下。他内心其实最想的是要是手机没忘家里该有多好。那现在就可以拍一段视频发在微信上了。

  在房间里淋浴的时候,固定电话响了。主办方安排的酒店很高级,在房间里布置了很多电话。卫生间也有,就怕你在洗澡的时候不方便接。他从淋浴的水流里躲出来,满头是洗发膏的沫沫,他还是接听了电话。电话里是小曲甜甜的南方普通话。

  小曲说:“半个小时以后餐厅见,二楼,清雅厅。”

  他跟小曲共进晚餐,心情挺好。被美好的氛围感染,他们还破例喝了一点红酒。吃饭的间隙,他在小曲的启发下谈了很多对艺术的理解和见解。他很善谈,很多论点新颖,论据风趣幽默。这叫小曲开心得不行,小曲全然忘了大姨妈不走的烦恼,几次被他幽默的谈吐逗笑。

  躺在床上的时候,他习惯性地去摸手机。这个时候,忘带手机的困惑再次袭来。那条不知道名字的虫子搅得他随身带的书看不下去,打开电脑也写不出一个字来。宾馆床头提示的wifi密码对他来说毫无意义。他开始想起一件事情来,每次出差到一个地方,睡觉之前是要跟娟道个平安的。

  想到这里他马上精神起来。怎么办呢,娟看不到他平安的消息,这一晚上是不能睡了。他看到宾馆的固定电话,他想给娟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可是,他竟然想不起来娟的电话号码。

  他只知道娟的电话前三个数是151,后面的数字瞪眼想不起来了。他没背过谁的电话号码,手机上都是存着这些号码的主人名字。几百上千个人名,都是一串一串的数字组合。他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些号码需要自己记下来。他觉得那没有必要,不用耗费脑细胞干这些无聊的事情。

  看来,有些无聊的事情有时候也是需要做的。比如记住别人的电话号码。最起码要记住自己亲人的电话号码,关键时刻还是用得上的。

  忘记了娟的电话号码,电话就打不过去。刚才吃饭的时候小曲特意问他,明天讲课是不是要用课件。他点头说课件做好了,小曲说明天早上她会早一点到会议室,把这个工作提前做好。小曲是一个心细的姑娘,她说以前出现过这样的疏漏,嘉宾的电脑连接不上现场的大屏幕,有的不兼容,反正出现过很多这样的事情,弄得现场一团糟糕。

  他想到这里就打开电脑去检查电脑上的课件。可是,他发现带来的笔记本电脑上根本没有他要的课件。他的头顿时大了。他想起来,这个课件是昨天在单位电脑上做的,做完以后发到了自己的手机。到家忘记转到笔记本电脑上。他以为既然存在了手机上,到宾馆再转也不迟。

  他的头上冒汗了。没有课件这课怎么讲啊。这该死的手机,怎么能够忘到家里呢。他的脑子快速地在想怎么办。给娟打电话叫她坐着高铁赶紧回家,明天早上最早一趟高铁是六点二十,八点之前娟是能够到家的。到家以后赶紧从手机上把课件发给……对发给小曲。这样就不耽误事情了。想到这里的时候,他又沮丧起来了。因为他还是没想起来自己妻子的手机号码。别说自己妻子的手机号码,就是自己的手机号码,他默想了一遍还感觉有点拿不准呢。

  这种可能被否定,他再次想该怎么办。办公室电脑上是有这个课件的,喊同事早点去单位打开电脑把课件发过来。这个主意不错,可是办公室里三个人,叫谁比较合适呢。他在脑子里快速地分析这个任务应该交给谁来完成。

  大韩肯定不行。这小子心术不正,叫他开自己的电脑,他不仅仅是发课件的问题。以他对大韩的了解,大韩一定会顺便把自己电脑查个底朝天的。他的电脑里在D盘有个图片的文件夹。那里面都是图片,别的倒不怕别人看,就是他和小秦和大美的合影不少。合影也没有暧昧的,有的还是两个家庭聚会的合影。但是他知道大韩的脾气,大韩这人五大三粗,但是心眼小得像针鼻。这些家庭聚会的照片要是被大韩看到,那还了得。一个办公室四个人,三个人处得铁。每次聚会和旅游都没有大韩,大韩心里肯定不舒服,那以后的关系就不好处了。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大美说大韩对她有图谋。有一次集体春游合影的时候,大韩的手有意地触碰过她胸部的最高点。大美说她当时身子酥一下,觉得大韩肯定是故意地撩拨她,没安好心。这话是大美、小秦和他一起撸串的时候说的。当时小秦和他笑得不行。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那大韩看到他和大美的合影,一定会恼羞成怒。大韩这个人内心阴险,原来在图书馆工作的时候,跟馆长不对付。据说他经常拿热水给馆长浇花。宁可得罪君子,也不能得罪小人。大韩就是他心里的小人,叫大韩办这件事没准就会得罪他。

  嗨,大美更不行,大美生二胎呢。大美很坚强,说生二胎还是自然生产好。大美第一胎就是顺生,没费啥劲。大美说自然生产的孩子健康。有第一回生孩子的先进经验,第二次啥事没有,一定会一路平安。谁知道,事情也邪门了。大美闹了三天三夜,那孩子就是生不下来。大美开始还很有风度,咬牙挺着,坚持要自然生产。后来疼得遭不起罪了,还是剖腹产生的。大美现在伤了元气,一边坐月子一边静养呢。

  大美不上班,只能找小秦。

  小秦是合适人选。单位有什么事情,俩人互通有无。别看小秦年龄小,跟他是一年进的单位。那时候小秦还是姑娘呢,有一回哭着找他帮忙。小秦遇人不淑,肚子里怀了孩子,想做掉,可是这方面的业务不熟悉,找他来帮忙。他就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带着小秦去医院做过一次人流。

  小秦这次人流做完以后,就私下认了他为哥哥。俩人的兄妹感情日渐牢固起来,小秦后来很多事情就不瞒着这个哥哥了。小秦说他人品好,已经脱离了低级趣味。他内心很纠结,他知道小秦这丫头把他捧上了高高的人类道德高峰,想动点坏想法都动不了。

  可是,小秦的手机号码也是记不住的。怎么联系小秦呢?

  他冲了一杯咖啡,没加糖。苦苦涩涩地喝下去。他想,别慌,遇到事情一定要冷静下来,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

  他开始在笔记本的文件夹里搜索文件。有关小秦的,他都调出来查看。果然,他兴奋起来。他看到了小秦的几个文档。其中一个是一篇论文。

  小秦一直为职称的事情着急。小秦的职称还是中级,这些年一直想要晋副高。可是小秦的水平和资历都不够。比如说论文发表,那是硬件。有规定说必须要在核心期刊发表。小秦自己不会写,就求他帮忙。他有个哥们专门代写论文啥的。他的路子广,懂这里面的事情。因为论文作假的多,就有检索真假的软件。你的论文往里一放,跟做彩超似的,“咔咔”给你检查出病来。你抄可以,但是你抄的文字量多于百分之多少那是有底线的。他的哥们明白这个,所以代写论文的生意就做得好。

  这哥们一篇论文收费一千二,哥们问他,跟小秦是啥关系。他就赶紧解释说是妹妹。这论文写完收了八百块钱的费用,算是折扣很大了。小秦感激万分,但是论文要发表在核心期刊还是问题。小秦算了一笔账,国内的核心期刊发表一篇好几万。小秦觉得这么弄意义不大,所以发表不发表举棋不定。

  这论文也就隐藏在了他的笔记本电脑上。每篇文章的后面都是留作者的联系方式的。一般包括通讯地址和邮政编码,还有就是手机号码。对,他兴奋地在这篇论文后面找到了小秦的手机号码。

  他用宾馆的固定电话拨打小秦的手机号码时,手都激动得哆嗦。很多问题这下要迎刃而解了。

  小秦开始不接,他的心又提了起来。

  第三次打电话的时候,小秦终于接了。他在心里说谢天谢地。小秦说,哥,你等会儿,我辅导孩子做作业呢。他说,小秦,孩子作业等会再辅导。我在外地呢,我有个急事求你帮忙。小秦果然严肃起来。哥,咋了,被人家堵床上了吧?他说,滚。正事。

  小秦说,三七二十一,三七二十一,我说八遍了,你凭啥写个二十七?你榆木疙瘩脑袋不开窍啊?他听得先是一愣,很快就猜到小秦是在管教孩子。小秦说,哥,你说。孩子乘法口诀老是记不住,笨得灵透。

  他赶紧说,小秦,我手机忘家里了。明天早上你早点去单位,打开我电脑。密码你知道,你把我桌面上的课件给我传过来。我告诉你小曲的微信号,就是她手机号码……

  事情总算办妥了,他常舒了一口气。

  快要睡的时候,固定电话响了,是小曲打来的。还是核对课件的事情。他就从容地说了情况,叫她通过同事小秦的微信好友申请,明天早上麻烦收一下。小曲愉快地答应了,小曲要走了小秦的手机号码,她先主动申请小秦通过她微信好友。小曲还说特意为他备了水果,一会儿服务员就送过来。果然,电话还没撂下,门铃响了。

  吃着水果的时候,固定电话又响了。这次不是小曲,是娟。

  小秦真像是他的亲妹妹一样,想得也周到。放下他的电话,把孩子的作业本给撕了。小秦哭着在微信里面找娟。小秦管娟叫嫂子,一顿诉苦,说这孩子不知道随谁,玩啥玩不够,吃啥啥不剩,一学习就狗屁不是闹笑话。三七怎么就能二十七呢?孩子她爹跟后爹似的,也不管孩子学习。我在这教育孩子,他还在边上看热闹。插嘴说三七在算错的情况下等于二十七。嫂子你说,哪有这样的爹。

  娟在微信里一顿劝,小秦末了擦干眼泪,捡起作业本拿胶水粘。小秦说,嫂子,就你好命。我哥惦记着你,孩子也省心。对了,我哥叫我转告你,手机忘家里了,这是他宾馆的电话……

  娟就按照小秦提供的宾馆电话打了过来。他很高兴,娟也高兴。两口子半月不见了,本来今天是娟要来见面的日子。因为这次活动,见面的时间延期。娟说,你啥时候回来?他看看小曲给他的纸版会议日程安排表,说二十七号,就是后天。娟说,我查查,正好是周五,那我过去。

  过去的意思他懂。

  他其实不反感娟,虽然亲热的时候没太多的激情,但是也不是感觉不好。是啊,结婚十多年了,两个人能够这样已经不错了。他的同学多,十五年前,他和娟结婚。同学们都是成双结对来祝贺。大家玩得很嗨。十五年以后,那些同学再聚会,他竟然发现那十几对基本都分崩离析了。就有一对没离婚的,喝醉的时候说了实话,才发现他们是离婚没离家,主要是因为孩子学习的情况。他们约定等孩子毕业,就正式分开。

  那次聚会回来娟就哭了。娟哭得很伤心,娟想不明白怎么就好好的日子不过闹离婚呢。原来的条件不好能够在一起花好月圆。现在都事业有成了,却劳燕分飞。他就安慰娟分析现在的婚姻状况。他旁征博引,说一个时代如果物质匮乏,那人们的道德要求就相对来说高。你看我们父辈那个时代的男女,他们婚前是没有同居的。但是一个时代要是富裕的时候,那人们的伦理道德要求就相对低了。过去未婚先孕,一个家族都跟着丢脸。现在不同了,奉子成婚是时尚了。

  娟听得频频点头。

  娟是个好女人,他躺在宾馆的床上想。

  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又愣了一下。

  他想起一件事,娟说二十七号回去。娟没说几点钟回去,他在想要是娟在他之前回到家,拿到手机的话,会不会出现问题?

  他激灵一下坐起来。

  他想起来了,上周甜甜给他发过照片。他忘记删了。还有,甜甜和他的对话在微信里面没有清空!

  他的心跳开始加速起来。他想像了无数个可能,但是每个可能发生的场景开头都是娟打开房门,第一件事情就去看他忘在家里的手机。那手机有密码,密码是娟的生日。

  他的汗冒了出来。这个黑夜显得更加漫长和难熬。怎么办,娟要是看了甜甜发给自己的图片,那一定会崩溃。他后悔自己再次跟甜甜说了那么多。甜甜是一个善良的女人,以前也喜欢写诗歌。在一次笔会上和他认识的,认识以后就多了来往。那时候他还没跟娟结婚。

  分开以后很多年都失去了联系。后来有了手机,手机又变成了智能的。于是,他的手机里各种名目的QQ群啊,微信群啊就多了起来。在一个文学社群里他和甜甜又遇到了。甜甜现在离异,有个孩子在读高中。前段他们来往就是甜甜在跟他咨询孩子考艺术院校的事情。

  他帮了甜甜大忙,两个人就在深夜聊了起来。

  聊着聊着,他们就说起了过去。假如当初没有分手,两个人组建家庭,现在会是什么样子。甜甜说你一点都没变化,还是那样帅气,还是那样善良。他就问了一句,你变化了吗?甜甜说,身体没咋变,心变硬了。他说不信。甜甜就发来了一张衣着很露的图片给他。他咽了口吐沫,看左右没人,就无赖说衣服太多,看不清楚。没有想到的是甜甜如此大方……

  他一晚上都在琢磨这件事情。他觉得按照娟的性格,不离婚这次也得扒层皮。娟现在特别敏感,周围的亲戚朋友都在提醒娟,说他如今发达了,在某个领域成了专家,成了权威。全国各地很多地方都邀请他去讲课,身边众星捧月般聚集了无数美女。男人嘛,这样就容易学坏。娟之所以半月就跑来看他,那是娟一次一次在收获自信。她没有发现他任何风吹草动,她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如果娟看到甜甜那些非常节省衣服的图片,娟一定会崩溃。他也感觉自己这样做对不起娟,说实话他心里是后悔了。虽然初恋的时候跟甜甜亲热过,但那时候还不认识娟。现在不同了,娟这么爱自己,自己不该再去翻阅过去的课文。

  快要亮天的时候,他才眯了一会儿。宾馆叫早的电话声音刺耳地响起来。他吓得一激灵。看看时间,赶紧起床洗漱,头有点晕晕的。他匆忙吃了口早餐。喝了两大杯咖啡,这才感觉略好。讲座安排在上午九点半,还有充分的时间调整状态。

  他用宾馆的固定电话先是打给了小秦。小秦说你放心吧,办妥了。果然小曲打进来电话,告诉他课件没有问题。叫他九点半下来就成。会议室在五楼,小曲会在门口等。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娟打了电话。说了二十七号回家的事。娟在电话里没有察觉到他的不对。娟在外面推着轮椅,轮椅上是他瘫痪的老妈。娟说,我一定回去,你放心吗。那天我叫大姑照顾咱妈。

  他放下电话觉得这电话打得画蛇添足了。他转念一想,或许事情还有转机呢。还是弄好眼下的讲座吧。

  上午的讲座很成功。都是熟悉的课件,角度新颖,他的讲解又幽默风趣。现场掌声不断。他讲完不少学员过来合影留念,还有要他手机号码和加微信的。小曲替他挡了驾。小曲说我们的老师非常有个性,平时都不怎么会用手机。所以这次出门他把手机忘到了家里。小曲还发挥下去继续说,当年爱因斯坦把手表都当鸡蛋煮了。一个在某个学术领域有造诣的大师都是这样丢三落四。小曲还说,现在加老师微信也不能通过,不如这样,等老师回家的时候,把手机和微信号发给我,在经过老师同意的情况下,咱们在学员群里发布。

  重中之重就是这一上午的讲座,在两杯咖啡的作用下,他坚持了下来。接下来是一场学术研讨,有发言,但是压力骤减。因为与会的嘉宾不少,发言的也多。你说什么,他说什么,在这样的论坛上都不重要。因为没人认真听别人说什么,就是把自己想的说出去,别人爱听不听。主办方觉得嘉宾都说得很痛快,然后又很和谐没打起来。管你说什么观点都不重要,他们特别标明了嘉宾观点与本论坛无关。如此分析,那无数的论坛就变成了一个空空的坛子而已。

  他瞅着这句话就憋不住笑了。你邀请的嘉宾来参加论坛,然后你怕出什么事情,声明嘉宾说什么跟你无关。怎么可能无关呢,人是你请来的。他是一个较真的人,想着想着竟然忘记了手机忘在家里的事。

  接下来的活动和考察参观,他的心情又开始不好起来。原因是两大巴车的嘉宾都在拿着手机,上车的时候他们低头看自己手机,不认识的互相在扫微信加好友,吃饭的时候还面对面建群,到了参观的景点大家都拿出手机拍照……

  他倒不是感觉到了冷落。这次会议,他不是一号人物,但至少是一线人物。焦点自然少不了。还有小曲姑娘的照顾简直无微不至,这叫他感觉到了别样的温暖。不过,他心里实在是牵挂忘在家里的那个手机。没有手机在身边,他就感觉心里多了条虫子在拱,莫名地瘙痒,叫他深感不安。

  有时候他在胡思乱想。他想为什么手机软件里面不能设置一种引爆装置,在被敌人包围,要落到敌人手里的时候,就及时引爆,手机爆炸,炸得七零八落啥也不剩,顺带还能够消灭几个敌人,那该有多好啊。他想完又给否决了,这样肯定不行,万一日常生活里误爆呢。

  他又想起那个代写论文的哥们。这哥们简直就是胸无大志,为什么不研究研究远程遥控删掉手机里不宜被人看到的东西。他甚至觉得这没有什么难度啊,对于那些头脑聪明的人来说,这不是很难攻关的科研课题。可惜的是现在训那个哥们也来不及了。

  最后那天,他身体开始不舒服。小曲很关心,带来医生给检查。医生检查一下说没事,开了药叫他静养。他说这两天有点累,休息一下就好了。晚上娟把电话打进来,听出了他的不对。一问说感冒了,娟心疼得不行。娟说,大姑二十七号那天有事,她得稍晚点才能到家。娟还说,他先到家以后就休息,不用做饭。娟从家里包了饺子带过去。

  他挂了娟的电话,身体感觉好了很多。

  然后是小秦把电话打了进来。小秦低声说,哥,你什么情况?我才琢磨过味来,你是不是有事?他抢白小秦一句,你以为我是你呢,总有事。

  小秦嘻嘻笑了,说,这几天辅导孩子,结果孩子没辅导好,自己的月经都被气得不调了。小秦说,哥,你那天打电话要我发课件,你这标准的放屁挪桌子——遮羞。

  他不高兴了,说,没事我挂了。

  小秦说,我为你着想,你还不乐意了。你说,是不是手机里有事?他反问,我能有什么事?小秦说,你总偷着看手机,我都观察到了。大韩说,你手机里有女人光屁股的照片……

  他好说歹说,才算把小秦对付过去。

  晚上又开始睡不着了。他脑子里一直在琢磨,大韩是怎么知道他手机里内容的。小秦肯定是向着自己的,那大韩图谋不轨的意图就是真的。他接下来半宿都是在琢磨大韩的事。

  早餐之前,小曲敲门进来了。小曲手里捧着三本他写的书。小曲要他的亲笔签名。他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认真地写了几句话勉励小曲。小曲表示了感谢,还自我检讨这几天接待照顾不周。小曲的谦逊叫他很是感动。小曲最后站起来要求拥抱一下他,这叫他很是意外。

  于是,两个人就在房间里拥抱了。他宽厚的身体几乎把小曲整个小巧别致的身子给包裹起来了。小曲感受到了温暖和有力,他也感觉到了小曲的双乳在他胸前的挤压,他甚至感觉到了那种钝痛。他为自己想出钝痛这个词语感到骄傲,就是,一个女孩坚挺的双乳紧紧贴着你肉要扎进去的感觉,那就是一种钝痛。

  小曲很快就分开了身子。小曲说,八点一刻的车,我在门口的车里等你去机场。

  上飞机的时候,他一直在祈祷千万航班别误点。起飞的瞬间,他突然想起来,对于这座呆了三天的城市,他竟然一无所知。他的脑子里几乎都是那个忘在家里的手机。不,是那条可气的虫子一直在他的脑子里作祟。

  他在飞机上又开始天马行空胡思乱想一通。飞机着陆的时候,他迫不及待地要下飞机。可是前面的乘客都堵在那,飞机就是这样,谁着急也没用,都得按着顺序来。这次没有坐机场大巴,他自己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家。虽然娟说了今天晚点过来,可是他还是想迫不及待地见到自己忘记带的手机。这三天时间里,他感觉到了没有手机的心神不安。

  出租车司机是一个话痨。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嗯嗯几声。出租车司机变本加厉,提出他要在车里吸烟。他忍了,说随便。出租车司机问他抽吗?他说不会。出租车司机嘀咕说,一个男的哪能不抽烟呢?

  他彻底爆发了,他说你给我停车。我要举报你。

  出租车司机懵了,说我不抽了行吗?他说,不是抽烟的事,我就是男的,我凭啥不能不抽烟?

  后来出租车司机消停了。他到了小区门口,出租车司机一直沉着脸,看他拿下了拉杆箱。出租车司机骂:你个傻逼。他回骂:你个傻逼。

  两个人各自骂着忙自己的事去了。

  噔噔地跑上楼,开门,他直奔客厅的沙发。是的,手机就放在那!

  他如获至宝一样把手机紧紧攥在手里,像摁住了一条淘气逃跑的虫子。还好,上面还有一格电。这格电还维系着这条虫子没死。这个品牌的手机确实不错,三天时间竟然还没有断电饿死。他快速拿出充电器,给手机续电。手机有了外接电源,马上精神起来。

  他开始打开页面,手机一响,是小曲发来的语音:“您到家了吧?希望这次出行能成为您难忘的回忆,您还能够记得我这个朋友。”

  他被感动了。他犹豫一下,摁住微信语音回复一句:“非常难忘。”

  他不敢耽误,赶紧找到微信聊天记录,打开看到跟甜甜的对话和图片,然后一键清空了记录。怕不把握,他还到图片库和回收站分别检查了一遍。

  他身体的不适不见了。他开始收拾房间,洗澡,换了干净的内衣。还做了可口的饭菜。等门铃响的时候,娟看到屋子里的这一切,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娟拎着饭盒,饭盒里的饺子还热乎着。

  娟试探着问他,是先那个还是先这个。他明白娟说的这个是吃饺子,那个他心里更明白是什么意思。

  他点头同意先那个。

  他和娟就那个起来。

  娟说,打电话你不接的时候,急死我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的时候,眼角竟然流出了一滴眼泪。

  他像做错事情的孩子一样:“我以后再也不忘带手机了。”

  娟嘴巴里含糊不清地嗯嗯咿咿起来,娟像一条不老实的虫子扭来扭去。

目录

目录